• 欢迎访问:sechaxun.com
  • 图片系列
    网友自拍
    高跟黑丝
    卡通动漫
    Gif动图
    小说系列
    学生校园
    玄幻仙侠
    生活都市
    经验故事

   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_〖坏妈妈〗


      电话铃响起,急急的声音穿过欣雨的梦,她拿起话筒传出脆生生的声音:

      “欣欣,是我。我们快到了。”

      “哦,小菲……”懒懒地伸着腰有些迷糊地说着。

      “你干吗呢?不会是不欢迎我吧?”嗔怪的声音娇俏地说着。

      欣雨彻底地醒了,笑着说:“哪啊哪啊,我睡着了,正梦见你呢。”

      “嘻,是只梦见我吗?”电话那边的声线掺着一丝调皮。

      欣雨瞇了一下眼睛,“不跟你贫了,都给你们收拾好房间了。晚上我下厨给你们洗尘。”

      小菲是欣雨的大学密友,俩人一起上自习,泡舞场,一起跟男孩子们疯玩,真真假假的恋爱,纯真的伤情……小菲是那种漂亮时尚的女孩子,三围是魔鬼身材。她们曾经一起喜欢阿野,后来小菲远嫁重洋,而欣雨跟阿野走到一起。一年前小菲跟健一起回上海做化妆品的代理。有了网路就少电话了,两人在MSN上经常聊天,已为人妻可当初在一起的快乐心情却依然如初。因为各自在不同的城市一直没有见面,几个月前小菲说起要到北京做分理处,两人兴致勃勃谋划见面,欣雨说起新买的房子太大要不一起做个伴,反正现在的这套房子是上下複式,当初设计装修也即可独立也可想通的。聊得多了小菲一再地说起健是如何如何的帅,并隐隐地提到他们夫妇两人的另类生活,让欣雨异样。

      初春的气息在窗口飘浮着,欣雨看了看表已经3点了,阿野一早说约了朋友就出去了,自己早起去练球然后做facial,吃了午饭看了一会儿书就睡着了。昨天已经把楼上的套间全部换新并打扫好,这会儿其实也没什幺事。起身做在梳妆镜前,丝质的黑色小睡裙把白色的肌肤衬得分外妩媚,看着镜中的自己轻轻地把丝绸褪下来,慢慢地抚着自己的肩,欣雨想着阿野,他们在一起已经两年了,朋友都当他们是一对儿,可是她知道他还没有玩够,他永远止不住去追寻女孩的新奇感觉。所以有意无意地她并不说破他,只是她有时奇怪自己为什幺不嫉妒。

      常说在意就是爱了,如果不在意就是喜欢,可是她知道自己爱他,只是她知道如果孩子没有玩够你要是强把他留在家里,他一旦逃掉心就再也不会回来了;她只在这里守着,因为她知道阿野是在追寻感觉,他只对她有情。青春在时光中一点点走掉可是欣雨却愿意这样守候,她从不提婚姻,只是有一次在茶楼的温暖灯光下阿野说:欣欣,你嫁给我做老婆吧。稍一迟疑,心头是万般委屈,只一刻他便笑了,不再提过。

      一年前他们合着买了这套房子,上下做了分隔,好像住在一起又好像是邻居。

      有时候欣雨想大概自己就是喜欢这样若即若离的感觉。阿野并不是每日回家过夜,欣欣不能确认他是否有别的女人,不过她并不理会这些念头。认识两年了,他们还会有彻夜的聊天和倾谈,永远又如何,性的专一又如何,她陶醉于那样亲密的享受,似乎是在吸一种凉凉的烟,淡淡的瘾她无法戒掉。小菲每次说起她这个样子就急急地气,如何可以这样,女人的青春很短的。你不可以由他,你要想明白他为什幺会一次次被别的诱惑,你既然可以跟他心灵相通却为什幺他要寻找别的性爱。欣雨也不明白,遇见阿野前她也曾经很放纵情慾,可是跟阿野的一夜后她便安静了,性成了爱的附属,她很少在床上疯狂,却更享受相拥相对的时光。

      之前她曾在网路上认真地问小菲:爱和性是否可以分开?小菲说:宝贝,等我们去了我告诉你。其实在聊起这个话题前小菲一直让她帮着找房子的,后来听说房子大什幺的就同意先做邻居,还逗她:我老公好帅的,好多女孩子都愿意跟他上床。你会不会呀?欣雨在网上做鬼脸,说pei……:P。

      她打阿野的电话,不在服务区,这样的情况经常发生,不过今天却有隐隐的异样。知道为什幺有慾望的火焰在心底暖暖地烤着她。去梳洗了选了一件半休闲半家居的恤衫和一条7分的裤,脚上穿了一双大朵玫瑰的红拖鞋。去厨房在火上炖了乌鸡参汤。便坐在厅里翻着一本佛学的书。夕下的阳光照在屋里羊皮的地毯上,她想着当初和阿野在阳光下一起翻云覆雨的样子,脸颊上漾起红晕,他们许久不再那样的浓情了,做爱成了菊花的清茶。梦一样的想着许多的往事,门铃响起像之前的电话把欣雨轻轻地吓了一跳,高兴起来跳着去开门,门外的小菲青春如昨,眉眼间是成熟的眼风,她的身边是一个高个的男人,看到他的时候,欣雨一下子几乎不能呼吸,英俊帅气那些词都不灵,那是一股男人气一下子包围了她,小菲笑着伸开双臂把瞬间的失态打破了,一下子两个女人相拥在一起,轻轻地嬉笑:“哇,整个一俊男靓女,这下我可养眼了。小菲你可真是越来越漂亮了,你老公真的好帅埃”

      “你也不错啊,瞧你这皮肤好娇嫩埃”小菲伸手抚我的脸。

      “我说你们不会就这样站在门口互相吹捧吧?”男人磁性的声线穿透着耳膜。

      欣雨感觉到许久未有过的心跳。她本以为自己不会因为纯粹的外形而为男人心跳的。

      “嗨,不好意思,我带你们上去。”再走上一层,开了门,欣雨拿了他们的行李进屋,“是複式不过我们把中间做了隔层,在屋里用旋梯上下,锁了楼梯口两套房子就分开了,可以各走各的。”楼上这套一居室基本上是按欣雨的想法布置的,柔和的灯光,整个的色调是淡绿和暖黄色。“怎幺样,阿健,大老闆,先在我这儿委屈一下吧。”指给他们洗手间的设施,卧室里是一张加宽的大床,欣雨对自己的品味很有信心,她知道这儿会是他们喜欢的地方。她感觉到阿健的眼光在追随她,而小菲眼里是随意纵容。“你们先洗一下,休息一会儿,今晚尝尝我的手艺。”欣雨走到沙发边上按开移动的隔板,走下楼梯,腿有些软软的。

      手机发出短信的提示,是阿野留话说朋友有事晚上不回。,她拿起手机,用姆指一字一句说:“亲爱的,我好想你好好地爱我一次,你要是不回来,我就找另人爱我了。”按住send的时候她异样的冷静。

      慢慢走去厨房拿出準备好的牛肉,用锤子敲打得鬆开。又看了一遍用的配菜、酒、西餐具。大概有40分钟就会弄好晚餐。最近比较闲,欣雨在学做西餐,几次被阿野称讚后她便开始认真研究起来。

      小菲换了一袭丝棉的裙下楼来,跟她一起坐在沙发上。互相看着,两个女人都笑了。小菲坐近了问:“你的骑士呢?”

      欣雨不知怎样答她,只迟疑地说他今天有事晚上不回来。

      小菲认真地看着她,迎着低下去的眼眉,“欣欣,你一点儿都没变,还像那个纯情的女生。你知道男人没有不贪吃的。你不能这样由他去,你要改变自己跟上他的节奏。让他更多地为你着迷。”

      “可是我不知道应该怎样,他有时候说要带我一起去玩夫妻聚会,可是我接受不了,又不能阻拦他。”

      “傻丫头,如果你爱他你就要改变自己,两个人首先要是朋友才会是永久的夫妻。你看朋字是两个月,一般高的。你以前也不是这样认真的,为什幺现在?”

      “以前没遇到爱只能随意用性来填满,可我爱上了反倒无法放开自己。”

      “唉,欣欣,看来他是个坏家伙,只知道自己开心,却没有教会你享受性爱。” 一线诡意在小菲的眼角闪过,就想很多年前她们一起在宿舍的床上议论男孩子时说悄悄话。“你说阿健帅不帅?”

      欣雨知道他们一直都有找女孩子一起玩性爱三人行,不过没想到小菲会这样口气问自己,有些愣怔着,不敢想她的潜台词。

      “小菲,你们聊什幺呢?”健的声音从楼上慢慢下来,顺着看过去,阿健站在那里上身是byford黑色的纯绵背心,勾勒出优美的胸肌,赤裸裸的性感又一次漫上心头。欣雨模糊地想起她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有做过爱了。

      “没什幺,老公,欣欣说她肩周不舒服,要不你帮她做个肩颈放鬆。”

      “是吗?”健走过来站在身后,手抚住欣欣的肩。有些莫明的狐疑,可是感觉到他们夫妇的默契,而那双手让她一下子鬆弛下来,揉按着肩头和肩胛,纯正的按摩手法,“唔……”舒服得闭上眼睛,在喉咙里发出轻轻的呻吟。那双手传递着男人的气息,慢慢地抚弄她的肩头,宽鬆的恤衫领口本就鬆鬆,那手顺着锁骨滑下来,手指探入胸罩里,好像有一个漩涡在吸,她心底有些挣扎,她不知道自己为什幺会有渴望,抚过乳间的手指轻重有致地燃烧着她,欣雨许久没有这样清晰的肉慾感觉了,吻落在背上肩头,那里是她的性感带,她闭着眼睛在男人的气息里战抖。

      有一只柔软的手带着尖尖的指甲隔着薄衫划过她的大腿内侧。欣努力把晕眩的眼睛睁开,而他们正在她的上方吻着。而健的手指已经在她的乳尖摩挲,他们性感地吻着,舌尖相互索取发出亲密的声响,那双握着乳房的手慢慢抽离开去,她有模糊的遗憾,想拉住那些让身体快乐的手指。欣知道健在脱去上衣,紧接着健壮的男人胸肌贴着她的后背,性感的唇含着了欣的耳珠,舌顺着耳环的边缘轻轻地顶着,一下一下由往颈间移动,欣有着长长的颈,她知道那会让男人喜欢,心中想着时她已经完全湿了。从心里到身体每个地方,眼底泛着迷濛的雾气。好多次阿野在冲刺她身体的时候都会描述这样的情景,问她是否愿意,她都会在最后一刻逃掉,她说那样会损伤她对他的心。可是现在……她的身体是如此的柔软,感觉如此美好,她像在期待一份美妙的盛宴。那,阿野在哪里呢?

      “宝贝,舒服吗?”健在欣的耳边低语,磁性的声音在耳膜里带来性感。

      “唔……”欣不知如何作答,只是希望他的手指再次扣击她的